您所在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综艺八卦 > 聚焦 | 《夜宴》裸替邵小珊:我想脱了衣服演自己!

聚焦 | 《夜宴》裸替邵小珊:我想脱了衣服演自己!

我要收藏 2016-04-18 12:26 阅读(1054) 来源:橘子娱乐


有趣不装B 萌贱反鸡汤
尽在橘子娱乐微信公众号“juziyule”

“你们随便问,又要问裸替吧?成永恒话题了吧?其实你不如这么问,就说下面想给谁替,我就可以告诉你,我特想自己演一部戏,脱了衣服演自己。”

距离《夜宴》裸替事件过去十年,我们在北五环外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了这起事件当时的主角邵小珊。她的这句开场白泼辣依旧,跟当年身为章子怡裸替却没有署名、而跳到公众面前为自己“讨公道”时的倔犟如出一辙。

但她多少有点儿失算,我们并不是为了聊裸替而来。这甚至是一次计划外的约采,采访动因是我们的一位同事在刷某直播软件时刚巧碰见了一头短发、略有发福的她,“《夜宴》裸替今何在?”的想法让人有些蠢蠢欲动,这才有了这次在北五环外的见面。

只不过,当这持续两小时的采访做完,我们才发现,真正失算的可能是我们自己。预设在她身上的知音体故事并没有发生,相反,我们从邵小珊这十年经历的口述中,收获到了另一个风景都看透的现代独立女性形象。

简单来说,所有人都觉得,在裸替事件后,曾短暂火过一阵的邵小珊再没有更辉煌的演艺生涯,是一种失败。但在她自己看来,演戏只是她生命里极其微不足道的一部分,弃之并不可惜。这十年来,她收获了自己的宝宝,做着“从没亏本过”的生意,除了感情不太顺利,并未有任何所谓的“失败”。

“所以啊,你们把我写得娱乐点、开心点,别总把我说得那么惨哈。”采访结束后,邵小珊哈哈大笑着这么交待我们。

放弃拍戏是自己的选择,我的成功不靠财富和知名度去衡量

前段时间,还有个媒体采访我,最后的标题大概是“邵小珊被《夜宴》裸替事件给毁了”。我就特别纳闷,什么叫“毁”了?那以后我是没怎么演戏,但那是我主动放弃的,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。

我1997年17岁就开始拍戏,父亲是制片人,母亲是演员,我根本不缺戏拍。我父亲经常跟央视合作,央视投50%,我父亲投50%,像刘燕铭(海润影视董事长)、边晓军(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制片人)那一批出来的一线制片人都是他们很好的哥们。

我后来选择不拍戏,是因为我真的拍不动了。我又不是主演,经常得在片场候场干等着,有的时候还要夏天穿冬天的衣服,或者冬天穿夏天的衣服,我受不了那苦。另外,我是个不太用功、不太勤奋的人,也不像一些明星或演员对名利看得那么重,所以他们在努力的时候,我有可能选择做我最喜欢的事情,比如睡觉。

所以,裸替事件发生后我没有继续拍戏,很多媒体和观众误认为我是触犯了娱乐圈潜规则而被封杀,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。

十年过去了,再回过头去看裸替事件,我可能会更宏观的去处理这件事情,至少不应该去削弱或者说去攻击冯小刚和章子怡,他们都是中国文艺界的先锋人物,是中国在世界上的面孔,我当时应该26岁左右,还是太年轻,怎么想就怎么说了。而且这件事儿对我家人影响也很大,那个时候我母亲都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,除非我去跟冯小刚导演道歉。只是我那个时候还是年轻,我没道歉,该干嘛就干嘛。

但你说这件事儿我完全做错了吗?可能也并不是。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。这件事儿过去五年左右,我31岁的时候,我一个在联合国工作的新闻官朋友肖凡,还从纽约给我打电话,让我去当联合国形象大使。我说,我就是一个裸背,怎么还可以当大使?他就说,小珊你有没有想过,全世界有多少做裸替的演员没有让人知道过?我就想,哦,原来我还可以作为这个群体的代表去发声。

说实话,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演员,导演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演戏自然,但你要想做一个能获奖的好演员,就得演一个反差特别大的角色。我根本不行,我在生活中都不是一个好演员,我就是一个比较透明和直爽的人,我最欣赏自己的就是真诚,但在这个社会,真诚要经历很多痛苦,要付出很多代价,所幸我经历了这么多,还没有改变初衷,否则在这个圈子里呆那么长时间,我早就该变了,我为我没有改变而感到庆幸,这是我的成功,是不靠财富和知名度去衡量的成功。

现在,我虽然不演戏了,但跟这个圈子还是有一定的联系。我基本上还是会每年接一两个广告代言,这个周期比较短,基本上飞到外地呆两三天,开个新闻发布会宣传完了,就可以拿着钱回来了。

玩直播会跟粉丝出去吃饭,做生意我从来没有赔过钱

虽然不再在娱乐圈里混,但我也并不太愁经济来源。我现在的经纪人,不再仅仅是帮我接广告代言,而是开始介入谈生意的事情。

这些年我也上过班,最高级别做到过总监级,月薪大概平均到两万块,在北京是不算高但也绝不低。然后我慢慢开始介入资本幕后的东西,帮甲乙方牵线,占些干股什么的。毕竟我也是快40的人了。什么?你问我都是哪些领域的生意?具体不方便透露,我只能说,这些基本都是跟文化、媒体有关的产业。

说白了,我经历过大起大落,现在就特别喜欢小老百姓的生活。我平时也做点小生意,微商什么的,卖童装、首饰、宝石什么的,生意每天能赚几千甚至上万,都有,挺好玩的。说起做生意,我从来都是这个(大拇指),大师说的,真的是这样。反正我从来没赔过钱,我父亲都没有我判断力准。

但我这个人啊,对钱真的没什么概念。我原来不存款的,年轻的时候在外面自己租房子住,天天三里屯,买衣服、买包,后来没有钱,天天傍富婆,跟她们去北京最高级的场所玩。反正人家可能觉得要赚八万八十万才有安全感,我账上有八千就能歇着去睡觉。可能这也因为我们家一直艰苦朴素比较低调,你知道吗,我妈妈现在还穿着有补丁的衣服,被子都是手缝的。

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现在就是享受生活的一个状态。我没事儿现在就在某视频直播软件上做直播,光这个每个月就能赚两万多,也不多,但够活就行了,我要求不高,知足常乐。想哭哭、想闹闹、想笑笑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

我的这些粉丝还特别逗,什么阶层的人都有,普通工作者、老百姓、挖野菜的、小城管、高干子弟,都有。他们还经常找我出去吃饭,我也来者不拒,众生平等嘛。

这样一来二去,去的久了,就跟他们好多人成为哥们儿了,尤其一些90后和95后,经常求我帮他们录视频,什么结婚了过生日了开张大吉了,特逗。但是吧,也还是有些人会利用你。前不久,就有个小粉丝找我,其实是想利用我帮他把欠款拿回来,现在的小孩有的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别玩感情游戏,“想利用我可以做朋友嘛”

我原来的名字其实不叫这个,这是我后来找大师算的。那是我1998年在北电进修的时候,那时候18岁,满脑子想的就是出名,那时候不管是邓小平还是李小龙,叫什么小字的都容易出名,珊字是“玉册”,珠宝和册封登顶的意思,就改名叫邵小珊了。

但这个名字对婚姻不好,册字那一道杠,砍姻缘,所以我的婚姻到现在都不太顺利。

前几天还有人在我视频直播时问到我的前夫华子,何必呢?离了婚之后大家就是陌路,在我的世界里,他的名字就像个疤痕一样,我觉得真没必要。我们的婚姻就维持了八个月,我们真的不太熟,我熟了之后就马上离婚了,情况就是这么简单。

还有我现在正打算离婚的丈夫,我是真没有办法,本来都当时都分手了,过一礼拜发现怀孕了,我能怎么办?我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离婚后能拿到帅帅(儿子)的抚养权,这是我生活中目前为止最大的期许。帅帅现在长得很快,我给他的奶粉、尿布都是最棒的,吃的、玩的都是最好的,我是剖腹产,生他的时候疼得死去活来,但真生下来,特别幸福和满足,如果可以,我还愿意生孩子,孩子多是好事儿,出去打架什么的都多一个人,不是么?

关于感情,持有“你就算跟了别人,你幸福我开心”这种大爱观念的人太少了,对吧?反正我是属于那种,掉两滴眼泪“你走吧”,我就自己回家玩自己的去了的人。年纪越大,我也想得越透彻,感情这事儿,得不到的就是好的,就这么简单。

总而言之,这十年来,我感情上最糟糕的就是没改变。很多人说,邵小珊你还真爱无敌呢?!我觉得我就这性格,没办法了。但我真觉得,如果你想利用我,可以做朋友嘛,对吧?咱还是别在感情上浪费时间了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橘子娱乐”
让你的无聊症不治而愈


推荐阅读

文章评论

回到顶部